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 > 正文

濮院毛衫:中國毛衫第一鎮沒有雙十一

2019/11/7 10:38:00 來源: 評論(0)0

濮院毛衫

  長江三角洲平原的腹地上,有一個面積僅為60平方公里的小鎮。它坐落在上海、杭州、蘇州的中間節點位置,沐浴了改革開放之后的第一股春風,也在享受滬、杭、蘇發達便利之余,保留了一絲小鎮的平和。

  這個小鎮的名字叫濮院,有一個響當當的名號——中國毛衫第一鎮。一個來自當地官方的數據證明了這個名號:2018年,這個小鎮銷售的毛衫超過7億件。有20個專業市場、11000多家經營戶和12萬從業人員。以及, 380億元的年銷售額和一個“濮院毛衫”區域品牌價值評估為85.69億元。

  43年前,濮院誕生了第一件羊毛衫。此后40多年時代浪潮中,這個小鎮的人們,以個人、家庭為單位,幾乎人人從事著與毛衫有關系的工作,造就了全國產業鏈最完備的毛衫針織產業集群,獲得了“中國毛衫看濮院”的美譽,誕生了不少一線品牌和創業神話。

  過去幾年,伴隨電商的繁榮,濮院也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的洗牌。現在,和中國電商發展進程一樣,它也同樣面臨著從傳統電商轉向新興電商的矛盾,以及從中國制造向中國設計轉變過程中的種種困惑。

  一

  毛衫小鎮的800年滄桑史

  10月19日,杭州蕭山國際機場。距濮院還有80多公里。

  鋅刻度此行的目的,是在第十一個雙十一到來前夕,去濮院親自看看,這個因一件毛衫而崛起的小鎮,以一種怎樣的姿態在迎接電商產業一年一度的大考。

  去濮院的行程方式大多有兩種,乘機場大巴,到烏鎮,再轉濮院;或者搭乘順風車,這是往來濮院的人大多采用的方式——送貨的、進貨的 、接人的,大都會在路上接一接順豐車單子,補貼一些油費。

  鋅刻度記者也叫了一輛順風車。路上,當師傅得知記者不是本地人時,他的猜測是:“你是設計師嗎?過來制版對吧?”

  有這個猜測并不奇怪。對這個順風車師傅而言,他自己就在濮院開了一家織片工廠,最近正是行業旺季,原本是來機場接一個客戶,但因為航班臨時取消了,所以才順路接了記者這筆單子。

  駛離機場30分鐘后,伴隨景色與建筑的飛速后退,濮院這座與毛衫緊密相連的小鎮的氣息也開始逐漸變得強烈——高速路周邊的一些建筑已打著“XX毛衫基地”廣告,來來往往大型貨車上滿載的也是各種毛衫或成衣。

  “這些毛衫,將從這個小鎮銷往全國各地,甚至是世界各地。”師傅的語氣中滿是驕傲自豪。

  約莫一個小時,隨著“桐鄉毛衫時尚小鎮”招牌引入眼簾,這就是濮院。而記者入住地方,在濮院世博原創中心旁,這是一個以原創設計師品牌為核心的商業中心,旨在聯合中國原創設計師、優勢供應鏈、具備研發設計能力的中小企業,打造輻射全國的高端服飾創新基地。

  “可惜,你來得晚了點,2019中國濮院時尚周剛剛在此舉行。”師傅說,起碼有來自全球各地的設計師、十多萬的人參加,以及舉辦上百場毛衫時尚走秀,那真是一個華麗的盛會。

  這個自己家里開毛衫廠,卻兼職順風車司機的師傅,為鋅刻度未能目睹這個盛會而遺憾,而對鋅刻度而言,最深的印象,是在外界的一些報道中,這個人口20萬、890多年悠久歷史的江南小鎮,40年前才從一片綠油油的稻田上崛起,擴張成一座面積3.5平方公里的毛衫時尚特色小鎮。

  “但實際上,濮院的紡織歷史比外界認為的更為悠久,不然也不可能突然用一根毛線織就中國最大的毛衫市場。”濮院鎮的一位老人說,濮院紡織歷史,要追溯到在明清時期享譽海內外的“濮綢”。

  一本寫于嘉慶年間的《濮川所聞記》記錄了這段歷史,800多年前,宋王朝內憂外患,金兵南下,宋室南渡。原籍山東曲阜的濮鳳扈駕南渡,來到草市的槜李墟,也就是今天的濮院。“后居語溪之梧桐鄉,謂鳳棲梧桐,事有適符,故即卜宅于此。” 濮院自此翻開嶄新一頁,也為后續羊毛衫紡織業奠定了基礎。

  解放以后,跟隨著中國社會發展腳步,濮院也迎來了新的面貌。伴隨個體經營經濟的出現,1979年,首家由個人集資興辦的羊毛衫廠揭開面紗,此后羊毛衫個人企業如雨后春筍般發展,到1988年,一個由多方籌資建造的50多間營業用房的羊毛衫交易市場形成,從全國慕名而來的毛衫批發商蜂擁而至,拉開了濮院羊毛衫交易市場名聲大振的序幕。

  30多年前的濮院毛衫市場,盡管很多人還是采取前店后鋪的傳統生產銷售模式,卻又堪稱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典型前沿。

  從兵團絲廠調入桐鄉市文化系統,繼而又成為桐鄉市侯波、徐肖冰攝影藝術館專職攝影師的蘇惠民,數十年來如一日的用鏡頭記錄著濮院的變化——在他拍攝于1989年冬天的一張經典照片中,濮院毛衫市場的老板,一身貂毛皮大衣,騎著摩托車,滿面春風的手持大哥大與客戶聯系。

  那時一部“大哥大”要一兩萬元,相當于現在的幾十萬元。對走在中國經濟前沿的濮院人而言,“或許只是小錢而已,卻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”。

  只是,那時候的濮院人不會想到,這個羊毛衫小鎮,會被幾十公里之外的一個杭州男人全面改變。

  二

  傳統電商帶來的暴富與迷茫

  每個清晨,窗外總是會傳來此起彼伏的爆竹聲,當地人告訴記者,這是小鎮上的習慣,誰家檔口新開張,就會象征性地放一條鞭炮。在這個“金九銀十”的時節里,濮院迎來了每年的旺季,爆竹聲就會便熱鬧起來。

  作為全國最大的毛衫基地,每逢旺季、每逢“雙十一”,濮院鎮總是人來人往。本地的織片廠、縫制廠、整燙廠、品牌廠家、批發檔口等,總是忙得不可開交。在濮院鎮的一條叫做“工貿大道”的道路兩頭,是原材料銷售和成衣銷售。如果你是毛衫生意的初學者,來這條街上,幾乎能滿足基本需求了。

  而道路的兩側,則是密密麻麻的門面。門面里邊,擺放著精心布置的樣衣,而門口高高地壘起一摞摞的包裹,印證的是濮院這個小鎮的電商繁榮。

  馮姐的店鋪在工貿大道的第四街區,這是地理位置最不好的一個街區,自然也是租金最便宜的一個街區。她從東北來到濮院做毛衫生意,今年已經是第十二個年頭了。

  12年前,阿里巴巴剛剛在香港上市,張勇、井賢棟、武衛這三個日后對阿里巴巴的發展起著重要作用的人物也剛剛加入。同一時間,與杭州只有一個小時車程的濮院,也正因電商的崛起而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“2007年剛來的時候,在這條街上租的門面是一個月4萬塊錢,雖然這個價格對當時的物價來說已經很貴了,但那時的生意的確很好做。”馮姐來的時候,恰好遇上了電商發展的好時機,一個月除去幾萬元房租,還能再有高出幾倍的利潤。

  “網上的出貨量是店鋪出售量完全不能比的。”想起那時在店鋪里每天打包到深夜的場景,作為第一批在電商里的掘金人,馮姐還難掩當年的幸福感。

 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,當年對網購來說,很多生意人還僅僅停留在好奇觀望,因此供不應求的局面頻頻出現。“那時候生意好到,我們一天到晚都缺貨,為了給網上的客戶配齊貨,半夜還在給配貨店的老板打電話預留貨品。”

  “那完全不需要做推廣了?”

  馮姐發出了一陣爽朗的笑聲,“還打廣告?常常貨都不夠賣,有時候忘記按訂單順序發貨,還要被買家罵!”

  的確,互聯網打開了一扇開啟全國流通的大門,旺盛的需求蜂擁而至,市場的火熱先行,卻沒有給嘗到甜頭的商家們真正看清電商發展的時間。

  電商的繁榮速度很快。所有做生意的人都明白一個道理,就是離貨源地越近,成本才能壓到最低,而產品的豐富程度和生意的規模才能達到最優化。

  因此,一夜之間,濮院涌入了不少外地人,他們都看準了這個時機,想挽起袖子大干一場。或是只身在這里,雇傭一兩個小工一起干,又或是老婆、孩子、父母一起遷過來,租個店鋪吃、住、工作都湊合在這里,“扎根在這里干幾年,我們就回去養老”,抱著像李根(化名)一樣想法的外地人很多,給整個家庭掙足未來的積蓄,就回去過平靜的生活。

  但計劃永遠沒有變化來得快,經過短暫的飛奔式發展,電商氛圍日益濃厚,濮院也迎來了互聯網時代下的困惑與瓶頸。

  “新來的人不講規矩,一件衣服我賺5塊,他非要降一塊,只賺4塊。后來每家都開始打價格戰,也造成了網店的價格有時比實體批發還便宜。”2010年的價格戰,讓馮姐這樣的老商家有點猝不及防。

  燒錢、殺價,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為濮院蒙上了一層冰冷的血腥。簡單粗暴的價格戰,讓不少商家直接被“玩死了”,就算好一點的也最多像馮姐一樣,“忙活一年只夠付房租水電,等于白干!”那時,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場來自市場和行業發展的考驗才拉開序幕。

  還好,尹學瑞(化名)認識到了,濮院的電商需要改變。

  2012年,在濮院開店的尹學瑞做了兩件事,一是去韓國,考察學習服裝的潮流設計,二是花大價錢請來專業的攝影團隊和模特制作了產品的圖集。“打價格戰不是長久之計,做好產品才是王道。”

  這一年,尹學瑞跟韓國設計師達成了合作,他生產的服裝打破了濮院毛衫的千篇一律。這一年,尹學瑞為其生產的服裝注冊了專屬商標,通過產品配合圖冊打包出售,樹立了屬于自己的品牌。這一年,尹學瑞成為了濮院的風云人物,找他拿貨配圖的商家絡繹不絕。這一年,在尹學瑞這批先鋒人物的帶動之下,濮院電商從只重視沖量出貨朝著提升產品的品質,強化品牌意識邁進……

  而在新思維的注入之下,濮院再次迎來了變革,在一輪又一輪的變革與洗牌之后,濮院在電商時代的毛衫重鎮的地位得以穩固。

  而今,面對即將到來的第十一個雙十一,這個毛衫重鎮似乎又面臨著一場新的挑戰。

  三

  雙十一前的寧靜與涌動

  沿著濮院鎮的街道走著,鋅刻度記者發現,并沒有如想象那般繁忙。在來之前,以為濮院鎮上的人都已經緊繃著弦,起早貪黑的為雙十一籌備。可事實上,盡管濮院鎮上工廠開工、市場熱鬧,但問及這些從業人是否在為雙十一做準備時,大多數人卻顯得很淡然,“11月份再準備也來得及”,陳銘這樣告訴鋅刻度。

  陳銘本是蘇州人,兩年前來到這里。原因很簡單,“就是掙錢”。陳銘很清楚相比周邊的橫扇、洪合等毛衫基地,電商環境更成熟、產業鏈更完整,所以盡管在濮院經營的成本更高,卻仍然有足夠大的吸引力。

  對于雙十一前夕商家們的淡定,陳銘告訴鋅刻度,商家主要分兩種態度。一種是鐵定要在這一天大干一場的,但是都經歷了這么多年了,大戰經驗很豐富,商家們都駕輕就熟了。

  “從玩轉營銷,到開啟預售、再到生產備貨,現在周期比以前長,而且生產能力、上下游協調、物流都很成熟了,所以表面看上去很平靜了。”

  而另一種態度,商家就是根據當年的經營情況一早就決定不參與雙十一,甚至索性在當天關門休息。“不論是參加哪家電商平臺的雙十一活動,都需要降價,再加上平臺抽取傭金,扣除各項優惠券的使用,原本就十分薄弱的利潤空間可能已經無法支撐這樣的活動補貼了。”

  商家們對于雙十一的平常心,除了透露出濮院商家對自身、對市場的理性判斷和認識,也透露一個重要的信號,在這第十一個年頭,國內電商平臺不斷細分和升級,老派的經營模式顯露出了疲態。

  濮院小鎮,在5G前夜,醞釀著一場全新的蠢蠢欲動。

  四

  電商直播模式,破局而立

  電商高速發展的同時,帶來的危機已經讓不少濮院服裝人下定決心轉變,尹學瑞就是正在準備的其中一位。

  一天上午,尹學瑞帶著鋅刻度到訪了工貿大道上的一個新建筑。走近一看,這棟建筑的名字是“浙江省毛衫時尚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”。聽起來很復雜,但尹學瑞告訴鋅刻度,這其實就是一個孵化器,幫助想要創新求變的服裝人創業。而他來到這里,正是希望能夠通過入駐,來發展新的電商業務。

  經相關工作人員介紹,這一項目是根據浙江省科技廳指導文件,結合桐鄉市毛衫時尚產業發展狀況,以濮院設計地標320創意廣場為載體,匯聚創新資源要素,創建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,實現從項目研發到產業孵化的全鏈條式服務體系。

  鋅刻度在這里看到,2至5樓的共享辦公室、會議室、茶歇區等配套設施十分齊全,而且價格也遠低于外部市場租金。不過更具吸引力的地方,則在于6層能夠免費使用的創意展廳和趨勢直播間,以及戶外樓頂花園提供的各式網紅打卡點,便于入駐商家拍攝和直播。

  “其實今年初我就想招人做直播了,因為今年的電商環境就是不做直播就沒生意。但是真正做得好的在杭州,我管理工廠不方便。”因為距離原因,尹學瑞之前把直播計劃擱淺了,但眼看著如今直播電商的火越吹越旺,傳統電商的發展越見天花板,所以尹學瑞決定必須把直播計劃重新提上日程。

  他的想法,其實正巧與“320創新項目”的初衷不謀而合。工作人員稱,其實他們也是看到了濮院這些年在電商領域發展的情況,以及目前遇到的瓶頸,所以決定給予一些實質的優惠來幫助整個濮院重新煥發生機。

  走出樓棟,尹學瑞撥通了合伙人的電話,告訴對方自己發現了一個非常不錯的地方,直播計劃可以開始籌備了。掛掉電話,尹學瑞藏不住的激動愈發明顯,一邊走,一邊回頭看看這個有可能給他帶來新機會的地方,嘴里還念叨著究竟是先選最小的45平米房間試試水,還是直接選個大的,一步到位。

  五

  記者手記:老牌服裝城需要一場新的變革

  在濮院鎮上待的四天里,鋅刻度看到了不少矛盾的存在。例如,鋅刻度在市場碰到一個叫程開運(化名)包租公正在收租,打聽后才知工貿大道的一個門面一年租金足有125萬元,有的租戶甚至一年利潤都達不到這個金額。

  程開運見記者面生,主動搭話說:“年輕人在哪里做生意呀?過來看款嗎?服裝生意可不好做喲。”可隨后,一旁的其他租戶告訴記者,其實程開運是這里最早一批靠服裝電商發家致富的人,后來購置了廠房和門面之后就安心當收租公了。

  又例如,在“浪漫杭州街”這條市場里的一個檔口,老板娘吳心蕊(化名)和丈夫經營著一家專做羊毛大衣的店鋪。雖然每天打包、發貨總是弄得手忙腳亂,但她還是會在出門前精心打扮,“畢竟每天都有好多客戶嘛。”她認為好好打扮,是對別人的尊重。

  而無聊的時候,她喜歡用手機刷電商直播。說話間,她向記者展示起自己辨別貨源的本領,“這個款式一看就是河北貨,沒有我們這邊的好看。”、“這個是廣州貨,確實是要洋氣一些,但是貴了點。”……另外,她也愛點評一下做直播的網紅模特。當記者勸她學著做電商直播,吸引更多流量時,她卻不愿意,“我不會說話,而且不喜歡拋頭露面的。”吳心蕊笑著搖頭。

  但更具有戲劇性的是,這里的服裝人已經大致被分成了三類:傳統、搖擺與變化。以馮姐為例的傳統派,仍守著過去十年未曾改變的經營方式謀著營生,也許哪天利潤已經不足以支撐房租時,就關門回鄉;以尹學瑞為例的搖擺派,看到了做電商直播和新平臺的同行發家致富,也想改變,但沒有找到門路;變化派,已經在第一時間趕上了新電商運營模式的快車,成為了后來居上者。

  面對著這三類人,濮院鎮也發生著改變,有“320創新項目”這樣真正的扶持項目出現,也有不少為了蹭一蹭熱度,實際卻沒什么用的項目。在工貿大道上,鋅刻度就看到不少寫著“直播供貨,爆款批發”、“電商網紅直播基地”等字樣的建筑,但走近一看,卻并未見熱鬧景象,大多數商家還是做著傳統業務。

  在這個復雜的“中國毛衫第一市”,不缺的是專業的服裝人、良好的電商氛圍、成熟的行業環境,但唯一欠缺的,就是一股能夠推動其變革升級的動力。不過慶幸的是,“尹學瑞們”其實已經逐漸成為濮院鎮上新電商人的中流砥柱,他們的奇思妙想與迫切求變,也將影響到整個濮院的電商升級。雙十一的第十一年,對于濮院的所有人來說將是變化的一年。

來源:鋅刻度  作者:李覲麟

責任編輯:第一時間
世界服裝鞋帽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.com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世界服裝鞋帽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"來源: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.com",違者,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本網其他來源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
3、若因版權等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,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,電話:400-779-0282,或者聯系電子郵件: sjfzxm@vip.188.com 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。
4、在本網發表評論者責任自負。
跟帖0
參與0
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發言請遵守相關規定

相關閱讀

濮院毛衫:中國毛衫第一鎮沒有雙十一

品牌建設
|
2019/11/7 10:38:00
0

牛!濮院羊毛衫市場榮獲“中國十大紡織服裝專業市場”

每日頭條
|
2019/10/16 15:44:00
8

濮院羊毛衫市場榮獲“中國十大紡織服裝專業市場”

行業綜述
|
2019/10/16 15:43:00
11

這家浙企砸10億在濮院建18萬平毛衫綜合體

即時新聞
|
2019/10/14 11:57:00
21

“中國毛衫之都”浙江濮院剪影:一根紡線演繹時尚傳奇

每日頭條
|
2019/9/24 9:31:00
16

“很多年沒有這么高興了!”看洪合怎樣激蕩起毛衫人的“初心”

每日頭條
|
2019/9/19 19:58:00
19

濮院毛衫時尚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蓄力騰飛

推薦專題
|
2019/9/19 13:32:00
23

狂砸7億裝修費再開張!長三角最大單體毛衫專業市場謀求戰略轉型!

每日頭條
|
2019/9/19 9:21:00
18

專題推薦

閱讀下一篇

PTA已讓利100% 滌塔夫坯布價格下跌超40%

今年不管是從聚酯原料還是到織造端,都處于非常弱勢的狀態,尤其是利潤方面,慘不忍睹。PTA作為聚酯產業

返回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
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
手機看新聞 手機看新聞
展開
  • 微信公眾號

  • 電話咨詢

  • 400-779-0282
夫妻性生活影片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